欢迎进入西安搜才智领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税务筹划
外商投资企业在中国进行税务筹划,必须熟悉有关的税收环境,即对中国的税收法规、税收征管水平及其他各种与税务筹划有关的制约因素有很好的了解。在中国,与外商投资企业有关
跨国企业在中国的税务筹划的常用方法
发布时间:2021-03-04 13:22
  |  
阅读量:
字号:
A+ A- A
    外商投资企业在中国进行税务筹划,必须熟悉有关的税收环境,即对中国的税收法规、税收征管水平及其他各种与税务筹划有关的制约因素有很好的了解。在中国,与外商投资企业有关的税收环境有以下特点:
    (1)税收负担轻,税收优惠多。目前实行的新《企业所得税法》规定,中国内、外资企业所得税税率统一为25%,低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所得税税率,并且企业如果属于国家重点扶持的高新技术企业,还可以享受15%的所得税税率。
  (2)部分地方政府有自己的税收优惠政策。除中央政府之外,中国部分地方政府为了吸引外资,也制定了地方性的税收优惠政策。但这些政策往往超出了新《企业所得税法》的规定,基本上得不到国际税收协定的承认。
    (3)税收制度仍存在一些漏洞与空白,各项政策不配套。尽管中国税收政策在不断完善,法规中已明确列示反避税条款,但现行的一些税收优惠政策仍存在漏洞,税收管理中仍然存在税费不分的现象,企业承担大量税收之外的政府收费负担。一些与税收相关的政策如财政、信贷、价格、审计、工商政策等,往往与税收政策不统一、不一致。与国外注册会计师对跨国公司转移价格进行调整的惯例不同,中国当地的会计师事务所往往不将转移价格作为审计重点。
    (4)初步形成了国际税收协定网络。截至2018年12月12日,我国已对外正式签署107个避免双重征税协定,其中100个协定已生效,和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签署了税收安排,与台湾地区签署了税收协议①。在协定中都规定了避免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双重纳税负担的条款,大多数国家对中国外商投资企业享受的税收优惠给予税收饶让待遇。
    (5)征收管理水平有待提高。目前,中国的税收征管,特别是其中的涉外税收管理面临人才素质与技术水平的挑战,与其他国家的国际税收合作和情报交换不多。
    中国税收环境的这些特点,对外商投资企业进行国际税务筹划,既存在有利的一面,也有不利的一面。有利的一面体现在:①中国各级政府提供的税收优惠政策可以大幅度降低税收负担;②外商投资企业的母公司大多数来自经济发达的国家或地区,税务筹划经验丰富,中国目前税制的漏洞、空白和税收征管水平,为其国际税务筹划提供了较大的空间;③中国政府签订的国际税收协定保证了外商投资企业避免国际双重纳税。不利的一面体现在:①部分地方性税收优惠政策不被国际税收协定承认,不能降低实际税收负担;②中国税收法规政策不健全和税费不分现象限制了国际税务筹划的效果。
(一)转移价格
    利用转移价格进行税务筹划可以归纳为:在高税国关联企业实行“高价进、低价出”政策,在低税国实行“低价进、高价出”政策。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利用转移价格进行国际税务筹划有多种形式,可从以下五个方面加以归纳:
(1)货物购销。中国大多数外商投资企业属于“两头在外”的生产加工型企业,即原材料或中间产品由国外进口,产品销往国际市场,其中大部分交易属于跨国公司的内部交易。通过制定内部交易转移价格,可以将利润转移到低税国家或地区。
(2)贷款往来。中国外商投资企业与国外关联企业之间,通过提供贷款,利用利率的高低来影响公司税前利润的金额。
(3)劳务提供。中国外商投资企业与国外关联企业之间,经常需要互相提供设计、维修、广告、科研、咨询等劳务活动,这些劳务费用的高低可以影响公司税前利润。
(4)无形资产的使用与转让。中国外商投资企业与国外关联企业之间,通过相互之间对专利、专有技术、商标、版权等无形资产的使用与转让,提高或降低特许权使用费进而影响公司税前利润。
(5)固定资产购置、租赁与投资。固定资产购置额的高低,在以固定资产作价投资的情况下既影响企业的股权份额,也影响折旧费的摊销。而且在设备租赁领域中,各国对国际租赁业务应由哪一方计提折旧、由谁承担风险等问题的规定不尽一致。    因此,中国外商投资企业与国外关联企业之间,通过固定资产购置、租赁与投资可以影响公司税前利润。
(二)重构技术转让价款
    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税法规定,转让技术收取的特许权使用费应缴纳预提税。
    中国很多外商投资企业与国外关联企业相互进行设备转让或投资时,既有转让或投资的设备,又有专有技术。由于专有技术价格缺乏可比性,企业可以通过提高设备价款压低技术转让价,将技术转让价款附着于设备价款之中,从而降低预提税。
(三)融资结构筹划
    融资结构筹划是指跨国纳税人为了减少应纳税额,采用债权方式替代股权方式进行的投资或者融资。根据我国《企业所得税法》的规定,外商利用贷款投资在一定范围内能享受股份投资不能得到的税收待遇。股东通过股份投资方式取得的股息,是公司税后利润的分配,是不能从公司的应税所得中事先扣除的,而以贷款投资形式所收取的利息,可作为税前费用,从公司应税所得中扣除,显然采用追加贷款方式的税基比完全利用股份投资要窄得多;另外,分配的股息往往经历两次重叠征税,即作为税后利润的股息在汇出时还要课征预提所得税,而利息只在汇出时征收一次预提税。许多国家的院法在这方面与中国相同或相似,跨国公司在中国建立外商投资企业时,可以考虑采用在资本结构中增加债权融资的方法进行税务筹划。之所以强调只能在“一定范围内”享受节税利益,是因为我国2018年修订的《企业所得税法》专门对此行为(从反避税角度又称之为“资本弱化”)予以限制,该法第四十六条规定:“企业从其关联方接受的债权性投资与权益性投资的比例超过规定标准而发生的利息支出,不得在计算应纳税所得额时扣除。”
    因此,外商投资企业在采用这些国际税务筹划方法时,特别要注意不能违反中国的法律,特别是有关反避税的法规。在国际税务筹划中,转移价格作为最重要的方法,外商投资企业需要决定利润的转移方向。一般来说,通过转移价格转移利润肯定是“水往低处流”,利润向低税国或低税地区流动,也就是“顺向税务筹划”。而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往往出现“逆向税务筹划”,即将利润从低税的中国转移到一些高税国或高税地区,这种现象既与跨国公司在中国投资是否能真正享受到税收优惠有关,也与跨国公司的母国实行的避免国际双重征税的方法和是否给予税收饶让有关。
上一篇:利用国际低税地的税务筹划
下一篇:没有了